从2004年12月30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以下简称“国家质检总局”)宣布《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以下简称“汽车‘三包’”)向社会公示并征求意见的消息算起,这项与汽车消费紧密挂钩的所谓汽车“三包”规定,在近三年时间里就一直处于“专家研讨和修订”的阶段。记者近日从有关方面获悉,由于多次修订后的汽车“三包”规定草案,在出台实施后可能将面临诸多“技术性难题”,有关部门正酝酿出台一部《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来替代汽车“三包”规定。

又发现同样问题,围绕着汽车‘三包’规定的例行研讨工作。近日,随着有关部门酝酿出台一部《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消息的传出,汽车行业的“三包”规定将从此成为历史。

-专家透露:“三包”修订已暂停

汽车“三包”是一个不断被提及的老话题,每当消费者遇到消费纠纷无法解决时,有法可依成为了消费者的迫切希望,因此,“三包”的出台对消费者来讲意义重大,但在汽车“三包”草案试行的3年中,很多实际的问题扑面而来,因为面临诸多“技术性难题”,似乎“三包”对消费者的帮助、对经销商的限制与威慑作用仅仅限于指导层面,可操作性并不是很强。

“围绕着汽车‘三包’规定的例行研讨工作,从今年4月开始基本上就已经暂停,至于何时重启相关研讨工作,目前还不得而知,”北京市律师协会一位负责人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以后可能就不会有汽车‘三包’的说法了,取而代之的将是由国务院颁发的《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

“三包”的尴尬

据悉,该负责人所在的专业委员会曾应邀参与了国家质检总局《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的多次研讨工作,尤其是《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等产品质量法规的起草工作。

爱车久修“不愈” 厂商拒退换

“为了增加《条例》出台后的可操作性,专门针对汽车产品质量责任的规定也会有,以便与原汽车‘三包’规定对接。”据该人士透露,《条例》出台前的各项“课题研究”已经展开。

2006年9月8日,消费者鲍女士花21.08万元购买一辆轿车。在车辆行驶到6344公里时,发现打方向时出现异响,去4S店更换前面2个平面轴承,使用不到一个月再次发现新换的轴承有问题,并同时更换了轴承。可是10天后,又发现同样问题,再次更换轴承。又过了10天,在行驶8039公里时,车辆突然抖动后自然熄火,连打三次点燃。4S店对线路进行了处理,在处理过程中发现有巴掌大的油污,4S店用封胶处理。同样10多天后,又一次发生熄火。

就“三包”修订工作是否全面暂停,以及《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出台的准备情况,记者上周多次致电负责制定汽车“三包”规定的国家质检总局质量管理司询问。由于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并未就相关消息得到上述部门的明确答复。不过在今年1月召开的一次“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工作内部研讨会上,国家质检总局的相关部门负责人曾透露,汽车“三包”征求意见和修订已经接近尾声,不久将择机出台。

同时,鲍女士告诉记者,更为严重的是行驶到8069公里,在4S店修理时发现变速箱渗油。在行驶8300公里时,三扇玻璃窗上升时有异响,并且有一扇马达声音巨大。

-出台汽车“三包”难在执行

在发生这些问题后车主提出要求换车,可4S店的经理告知:“我们的车出厂前进行过严格检测。目前,只能维修,哪儿有问题修哪儿。”

自从2004年底汽车“三包”规定公布并面向全社会征集意见以来,上述规定何时能由草案转为定稿,并正式出台实施,一直成为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随后的三年时间里,几乎每年“3·15”到来之前,都会有报道称相关规定即将出台,然而事情的进展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顺利。

生产厂家人员表示,一是消费者使用车辆出现上述问题不属于产品质量问题,也不影响整车的质量;对车辆瑕疵问题的处理,不能按照《消法》处理,而应该按照“三包”规定,以修为主;除非有重大安全隐患的车辆可以退车,原则上是不调换的;二是平面轴承更换了3次,已经消除了故障,厂方已经向消费者承诺延长保修期一年;三是熄火,这与驾驶员的素质和技术水平有关。因此,不同意调换车辆。

“汽车生产厂和经销商的反对意见,是汽车‘三包’规定久议不决的最直接原因,后期的修订意见多半也是厂商提的。”中国消费者协会一位参与过汽车“三包”修订研讨工作的负责人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

虽然事件经过第三方的出面进行了退车处理,可是整个过程中,消费者始终处于一个弱势的地位,由于消费者没有明确维权依据,在“三包”规定中,退赔的条件设定比较宽泛,对于汽车维修知识不是很完备的消费者来讲,既没有理论依据又找不到申辩的证据。

由于“三包”规定首次明确提出了“退车”概念,这让国内绝大多数汽车厂家和经销商如坐针毡。例如“三包”第三十一条规定,在整车“三包”有效期内,“因严重安全性能故障累计进行了两次修理,安全性能故障仍未排除等,销售商应当负责为消费者退货”。

因此,对于厂方承认车辆有瑕疵但拒不退换车的强硬态度,消费者感到非常无奈,“三包”在执行过程中遇到的尴尬由此可见。

目前国内几乎所有汽车品牌4S店,都能做到新车质保期内包修、包换;但对于包退,绝大多数汽车品牌的经销商普遍认为“可能性不大”。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总经理苏晖解释道:“消费者购买汽车时,除了车款还需缴纳诸如消费税、城建费、车船税、增值税、道路建设费等附加费。一旦出现退车,车款能退,但上述附加费用却很难退掉。”这笔损失是厂家、商家、消费者都不愿承担的,应该由谁承担目前还没有规定。

点评:“三包”是供人欣赏的“尚方宝剑”,还是消费者皆可手到擒来维护合法利益的法律武器?匆匆三年,宝剑依然悬壁,看来此法该废。

苏晖认为,目前国内汽车消费的大环境方面的诸多因素,如部分消费者法制观念的缺失以及国内信用体系的不完善,都可能影响到汽车“三包”规定正式出台后的实际执行效果,而退车难仅仅是其中一个方面。“产品质量由谁鉴定,鉴定费用由谁承担?如果举证难、鉴定难这些技术性问题得不到解决,汽车‘三包’实施的效果将大打折扣。”在苏晖看来,汽车“三包”即便正式出台,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话说“三包” 语出四方

-《条例》何时出台尚不明确

从“三包”第一次出现到即将退出维权历史舞台的更替过程中,厂家、经销商及消费者对“三包”的看法如何?又是利用何种方法来维护自己利益的?他们对于退车、赔车又有哪些想法呢?

虽然《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是否会全面取代汽车“三包”的功能,目前还有待进一步明确。然而记者却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条例》的出台早已经被有关部门提上了议事日程。国家质检总局质量管理司有关负责人在今年年初时曾表示,《条例》已经在草拟之中,预计不久将向社会公布并广泛征求意见。

消费者>>> “维权法规对我们很重要”

据记者了解,有关部门并未对《条例》出台制定明确时间表,不过相关的各项“课题研究”已经展开。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律师向记者解释道:“与汽车‘三包’规定属部门规章不同的是,《条例》属于比部门规章“规格”更高的“国务院条例”范畴,其提供的法律效力和依据远远超过部门规章。”

消费者陈小姐买了一辆别克GL8,可是车辆在使用的时候发现循环系统存在故障,不管如何操作都不能解决,而且厂家也表示该车确实存在问题,可是由于规定中没有明确指出处理方法,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我和厂家交涉了多次都没有结果,虽然最后厂家进行了退车处理,但是如果有一个规章制度能够明确告知如果出现问题怎么办的话,那我们消费者的权利也就能够保障了。”陈小姐说。

邱宝昌认为,《条例》的出台能在多大程度上弥补“三包”规定的缺位,关键还是要看其是否具备类似的可操作性。“由于《产品质量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缺乏汽车‘三包’所具有的可操作性,消费者维权的成本明显加大,”邱宝昌表示。

经销商>>> “‘三包’权责划分不容易”

上海通用某经销商代表告诉记者,消费者肯定希望“三包”的出台,可是在目前的情况下,“三包”却是很难界定。经销商是负责销售的,但如车辆存在问题,往往受到直接经济损失的肯定是经销商,因为不管退车还是换车,厂家一般都要求经销商来执行,这样经销商会非常被动,所以如果在没有确定权责关系之前,千万不要盲目的推出“三包”规定,但是对于经销商来说,如果消费者碰到问题,主动的积极的帮消费者解决问题才是最关键的。

厂商>>> “维修是主要方式”

上海通用售后服务代表表示,对于出现问题的车辆一般都会根据相关规定进行召回,如果个别的车辆出现质量问题,按照先维修的原则进行处理。作为厂家肯定会对自身的车辆质量负责,只要有问题肯定妥善解决。

行业专家>>> “执行‘三包’比主动召回难”

专家认为,汽车“三包”并不像人们想象那样执行起来简单,具体操作比较复杂。出现问题的车辆到底是只需要简单地修就可以,还是需要换或退,各个厂商以及行业都没有划出过一条明显的界限。一旦遇到质量纠纷,消费者肯定处于不利地位。召回更多体现出厂家的主动性,而“三包”实质是被动的。两件事出发的基点就不一样,那么消费者就很难指望享受到厂家主动的“三包”了,在整个“三包”过程中,消费者仍是绝对的弱者,而汽车企业实际上处于强势地位。所以说,从主动性方面看,汽车“三包”的执行应该比主动召回的难度要大。

维权现状

在目前“三包”还未出台的情况下,消费者如发现车辆质量问题而要求退车或换车,其主要的法律依据是“四法一条例”,即《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合同法》、《民法通则》,以及《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其中,对于产品质量有缺陷的汽车,都有相关的条文来作为消费者要求退车或换车的法律依据。

不过,由于目前此类相关条例尚不够具体,并没有明确表明在哪些情况下,消费者可以提出退车或换车的要求。因此,目前仍需要通过协商、调解等手段才能得到解决。而厂家或经销商是否配合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另外,消费者在不了解相关法律的情况下提出的不合理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也会使协商调解达不到最好的效果。

新闻链接

遇技术难题“三包”遭替换

本报讯
“迟迟难产的‘三包’可能会遭到替换,以后中国可能就不会出现‘三包’这个说法。”近日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

从2004年12月30日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以下简称“国家质检总局”)宣布《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以下简称“汽车‘三包’”)向社会公示并征求意见的消息算起,在近三年时间里一直处于“专家研讨和修订”的阶段。由于多次修订后的汽车“三包”规定草案,在出台实施后可能遭遇许多“技术性难题”,有关部门可能出台一部《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来替代汽车“三包”规定。

据了解,“围绕着汽车‘三包’规定的研讨工作,从今年4月开始基本上就已经暂停。”北京市律师协会一位负责人表示,“以后可能不会有汽车‘三包’的说法了,取而代之的将是由国务院颁发的《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为了增加《条例》出台后的可操作性,专门针对汽车产品质量责任的规定也会有,以便与原汽车‘三包’规定对接。”据该人士透露,《条例》出台前的各项“课题研究”已经展开。

《产品质量担保责任条例》是否会全面取代汽车“三包”功能,目前还有待进一步明确。国家质检总局质量管理司有关负责人在今年年初曾表示,《条例》已经在草拟之中,预计不久将向社会公布并广泛征求意见。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律师表示,与汽车“三包”规定属部门规章不同的是,《条例》属于比部门规章“规格”更高的“国务院条例”范畴,其提供的法律效力和依据远远超过部门规章。”

邱宝昌律师认为,《条例》的出台能在多大程度上弥补“三包”规定的缺位,关键还是要看其是否具备类似的可操作性。由于《产品质量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缺乏汽车“三包”所具有的可操作性,消费者维权的成本明显加大。

部分国家汽车质保规定

●美国
在制造商质量担保期内的有缺陷的车辆,合理尝试次数后仍没能修好,消费者有资格要求换车、货币赔偿或其他补偿。

●欧洲
销售者提供的产品不符合销售商允诺或消费者合理期望的,需承担更换、修理、降价处理或补偿消费者损失的责任。

●日本 汽车质量保证期为3年或6万公里,重要部件为5年或10万公里。

相关文章